当前位置: 首页>频道列表>国际财经前沿
Inte'l Finance Frontier
国经中心: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称美国基础设施亟待完善

  美国基础设施系统陈旧,维护成本不断上升,亟待投资新的基础设施,维护现有基础设施,以提高其效率和可靠性,进而提高美国长期竞争力。 

  美国在20世纪大力投资基础设施为其在二战后强劲增长奠定了坚实基础。然而,当前基础设施总体状况堪忧,许多设施寿命已到达极限。美国2016年基础设施质量从2002年的全球第5位降至第10位。美国土木工程师学会(ASCE)在2017年度报告中将美国基础设施平均水平定为“D”,即条件“基本低于标准”,出现“严重恶化”。 

  美国基础设施陈旧令维护成本不断上升,也带来巨大经济成本。美国每年因交通堵塞和机场设施落后而造成的经济损失超过1550亿美元。此外,安全问题亦不容忽视,比如许多桥梁已无法满足现有需求,存在结构缺陷;落后的饮用水和废水系统对民众健康构成威胁。改善基础设施对美国经济有巨大推动作用,包括:提高效率和可靠性后可提升美国长期竞争力,防范经济风险;基础设施建设可拉动就业,增加GDP1%的基础设施支出,即可增加150万个就业岗位。 

  美基础设施落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资金投入不足,缺口巨大。欧洲国家在建设和维护基础设施方面的支出占GDP比为5%,而美国为2.4%。预计到2025年,美国资金缺口将接近1.5万亿美元,仅道路和桥梁就需要超过8000亿美元,饮用水、废水处理和灌溉系统在未来10年也将需要6320亿美元额外投资。与大多数工业化国家不同,美国公共基础设施资金仅25%来自联邦政府,较1977年的峰值38%下降13个百分点,使得地方政府承担更多基础设施投资和维护成本。 

  美基础设施建设的主要融资渠道有以下几种:一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主要由高速公路信托基金(HTF)提供直接赠款。但由于过去20多年燃油税一直未涨,该基金或在2021年面临入不敷出。二是通过建立融资机制或税收优惠等间接方式支持基础设施建设。如《1998年交通基础设施融资和创新法案》(TIFIA)向地方政府提供低息贷款和其他信贷工具,为基础设施项目融资。三是地方政府债券融资。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税改法案降低了个人和企业税率,将导致政府债券吸引力下降,融资难度加大。四是PPP模式。在该模式下,私营企业在建设基础设施时将从政府获得优惠政策。 

  经济学家提出,用户应承担更多国家基础设施成本,如增加燃油税和公路收费。此举既可提高财政收入,也鼓励用户更有效利用资源。纽约曾于2007年提交了关于征收拥堵费的提案,但被纽约州议会否决,可见对用户收费在政治上并不受欢迎。另一个提案是成立国有基础设施银行,为基础设施项目提供廉价长期融资。该方案解决地方支出过于分散的问题,帮助协调跨州边界发展,并使美政府可以优先考虑重要的项目。反对者认为地方政府债券已能提供非常低廉的融资,此举并无益处。 

  20176月份,白宫发布了2018年基础设施预算提案。该提案预计将增加TIFIA联邦贷款项目支出,扩大免税债券发行规模,增加PPP项目,减少环境审查和其他审批程序。此外,特朗普还支持部分基础设施资产私有化,包括空中交通管制系统等。但是,该提案存在几个问题:一是仅依靠PPP和私营部门融资难以解决美国基础设施主要问题,如道路、桥梁和水利维护。这些项目利润微薄,难以吸引私人投资。二是特朗普最初提出增加2000亿基础设施支出,但在其他预算案中被部分抵消,如削减交通部支出等。三是美国文化缺乏将大型基础设施私有化的传统。四是政府内部、两党间对基础设施的态度都出现分化。因此,美基础设施建设未来走向何方,还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来源: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FR)  摘译:国际财经中心(IEFI 

 

附件下载:

 

  】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3号 国际财经中心
Mailing Address:No.3 Nansanxiang Sanlihe,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100820, China
联系电话:86-10-68141100
 
Contact:86-10-6814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