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频道列表 > 国际财经前沿 Inte'l Finance Frontier
“无协议”或催生“多协议”

  328日,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高级研究员Paul·Sheard发文称,随着英“脱欧”日期临近,“脱欧”进程逐渐陷入混乱,如特蕾莎·梅能够对欧盟表明强硬立场,则英“脱欧”或出现转机。 

  Paul·Sheard认为,“无协议脱欧”的负面影响实际上被夸大,其实英欧都已为“无协议脱欧”做了充分应对准备,任何经济波动都有切实可行的应对方案。同时,“无协议脱欧”主要意义在于倒逼各方改变谈判立场,然而,英议会313日否决了“无协议脱欧”方案,从而放弃了与欧盟讨价还价的筹码,使欧盟态度愈发强硬。事实上,“脱欧”蓝图已寓于“脱欧”协议之中,“无协议”可能演变为“多协议”。如果梅停止接受欧盟的否定答案,并敢于向欧盟发出最后通牒,或许还能挽救英“脱欧”,以及她本人的历史地位。 

  英“脱欧”的关键症结在于,很多“脱欧”派人士担心所谓“担保条款”[1]或导致英国永久性保留在关税同盟内,而欧盟方面拒绝修改“脱欧”协议内容,且仅提供不具法律约束力的保证。梅于近期欧盟峰会中表示,英议会面临两种选择:一是通过已两次遭拒的“脱欧”协议;二是412日前向欧盟峰会提出新的“脱欧”计划。这意味着梅已接受欧盟拒绝重谈“脱欧”协议的事实。 

  或许还有第三种解决方案,即梅代表英政府要求欧盟峰会重新开放“脱欧”协议谈判,并修订“担保条款”,允许英国从关税同盟单方面退出。如欧盟拒绝妥协,英国应准备于412日脱离欧盟,并转向以WTO规则与欧盟开展贸易,同时,单方面承诺不会在爱尔兰与北爱尔兰之间设置硬边界。藉此英国将掌握谈判主动权,迫使欧盟在“脱欧”协议上做出让步。对英而言,此时更优的策略是,英欧联合向WTO提出申请,在英欧达成永久性自贸协定之前,依据WTO24条规定继续实行零关税贸易。 

    

来源: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   摘译:国际财经中心(IEFI 

 

 

  


  [1]脱欧协议中的“担保条款”规定,爱尔兰与北爱尔兰之间不设边检基础设施,货物自由流动,无需接受边境检查,北爱尔兰仍留在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内部。规定担保条款仅在201931日至20201231日过渡期间生效,若过渡期结束后仍未能产生后备方案,担保协议仍发挥效力,直至为后备方案所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