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频道列表>一周财经
Business This Week
一周中国财政(2月10日—2月23日)

       一、政策发布 

        1、财政部印发《国有金融企业集中采购管理暂行规定》 

  211日,财政部印发《国有金融企业集中采购管理暂行规定》:一是国有金融企业采用公开招标、邀请招标方式采购的,应依法组建评标委员会负责采购项目评审。二是国有金融企业集中采购可以采用公开招标、邀请招标、竞争性谈判、竞争性磋商、单一来源采购、询价,以及有关管理部门认定的其他采购方式。三是国有金融企业应按采购计划实施集中采购,并纳入年度预算管理。四是国有金融企业不得将应当以公开招标方式采购的项目化整为零或者以其他任何方式规避公开招标采购。 

  2、财政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增强企业债券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严格防范地方债务风险的通知 

  213日,财政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增强企业债券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严格防范地方债务风险的通知:一是申报企业应建立健全规范的公司治理结构、管理决策机制和财务管理制度,严禁党政机关公务人员未经批准在企业兼职(任职)。二是申报企业应真实、准确、完整地披露企业自身财务信息和项目信息等,支持投资者有效甄别风险,严禁涉及与地方政府信用挂钩的虚假陈述、误导性宣传。三是纯公益性项目不得作为募投项目申报企业债券。 

  3、财政部发布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 

  213日,财政部发布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一是提高技术门槛要求。新能源汽车产品纳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后销售推广方可申请补贴,2017年目录内符合调整后补贴技术条件的车型,可直接列入新的目录。二是完善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燃料电池汽车补贴力度保持不变,燃料电池乘用车按燃料电池系统的额定功率进行补贴,燃料电池客车和专用车采用定额补贴方式。三是分类调整运营里程要求。对私人购买新能源乘用车、作业类专用车、党政机关公务用车等申请财政补贴不作运营里程要求。 

  4、财政部印发《农业综合开发财务管理办法》 

  214日,财政部印发《农业综合开发财务管理办法》:一是中央财政与地方财政分别承担农业综合开发支出责任。二是农业综合开发项目自筹资金的投入政策,由国家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根据不同项目类型和扶持对象分别确定。鼓励土地治理项目所在地的农村集体和农民以筹资投劳的形式进行投入。三是农业综合开发项目的资金筹集计划应纳入年度项目实施计划,按承担的开发任务、投资标准和投入政策确定,不得留有缺口,不得擅自调整。四是农业综合开发项目财政资金支付实行县级报账制, 按国库集中支付制度有关规定执行。 

  二、数据盘点 

  1、中国20181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77.6万亿元 

  212日,中国央行发布数据显示,中国20181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77.6万亿元,同比增长11.3%。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余额为121.7万亿元,同比增长13.2%;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余额为2.46万亿元,同比下降6%;委托贷款余额为13.89万亿元,同比增长2.9%;信托贷款余额为8.59万亿元,同比增长30.2%;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余额为4.58万亿元,同比增长1.5%;企业债券余额为18.51万亿元,同比增长3.5%;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余额为6.7万亿元,同比增长13.6% 

  2、中国20181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3.06万亿元 

  212日,中国央行发布数据显示,中国20181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3.06万亿元,同比减少6367亿元。其中,当月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2.69万亿元,同比多增3717亿元;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增加266亿元,同比多增140亿元;委托贷款减少714亿元,同比多减3850亿元;信托贷款增加455亿元,同比少增2720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增加1437亿元,同比少增4693亿元;企业债券净融资1194亿元,同比多1704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500亿元,同比少725亿元。 

  3、中国20181月末M2余额172.08万亿元 

  212日,中国央行发布数据显示,中国20181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72.08万亿元,同比增长8.6%;狭义货币(M1)余额54.32万亿元,同比增长15%;流通中货币(M0)余额7.46万亿元,同比下降13.8%。当月净投放现金3991亿元。1月末本外币贷款余额128.63万亿元,同比增长12.6%。其中,人民币贷款余额123.03万亿元,同比增长13.2%;外币贷款余额8852亿美元,同比增长9.2% 

  4、中国20181月份对“一带一路”沿线46国合计投资12.3亿美元 

  213日,商务部发布数据显示,中国20181月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99个国家和地区955家境外企业进行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695.1亿元,同比增长30.5%。其中,对“一带一路”沿线46国合计投资12.3亿美元,同比增长50%。东部地区10省市合计对外投资49.8亿美元,同比增长65.4%;长江经济带沿线省市对外投资28.2亿美元,同比增长近一倍。对外投资流向采矿业37.5亿美元,同比增长792.6%;流向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批发和零售业、居民服务及其他服务业同比分别增长14.4%24.2%163.6% 

  5、中国2017年研发经费投入总量同比增长11.6% 

  213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中国2017年研发经费投入总量为17500亿元,同比增长11.6%。研发经费投入强度为2.12%,同比增长0.01%。分研发活动类型看,中国2017年基础研究经费为920亿元,同比增长11.8%。基础研究占研发经费比重为5.3%,同比增长0.1%。分研发活动主体看,中国2017年企业研发经费为13733亿元,同比增长13.1%;政府属研究机构和高等学校研发经费分别为2418.4亿元和1127.7亿元,分别同比增长7%5.2% 

  三、重要活动 

  129日,史耀斌副部长会见亚洲开发银行副行长格罗夫。 

  四、地方财政 

  1、福建省财政积极支持做好就业创业工作  

  212日,福建省财政厅发布消息称,福建省财政厅坚决打好稳定和扩大就业硬仗,加大支持力度。第一,支持实施就业优先战略。一是发挥小微企业就业主渠道作用。落实小微企业降税减负等扶持政策,清理规范涉企收费有关政策,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二是支持新兴业态发展。向新兴业态企业开放鼓励创业创新发展优惠政策,促使符合条件的新兴业态企业享受相关财政优惠。三是完善适应新就业形态特点的用工和社保政策。第二,支持创业带动就业。一是发展创业载体,加快创业基地等建设,改造现有孵化器,拓展孵化功能,支持培育与上市公司、创投机构相结合的新型孵化器。二是加大政策支持,继续实施支持促进重点群体创业就业的税收政策。三是拓宽融资渠道。落实好创业担保贷款政策,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进一步优化创业担保贷款审批流程。第三,支持重点人群就业创业。一是鼓励高校毕业生多渠道就业。支持实施高校毕业生基层成长计划,建立高校毕业生“下得去、留得住、干得好、流得动”长效机制。二是稳妥安置化解过剩产能企业职工。鼓励去产能企业多渠道分流安置职工,支持企业尽最大努力挖掘内部安置潜力。 

  2、河南省财政大力支持打造内陆开放高地 

  214日,河南省财政厅发布消息称,河南省财政厅充分发挥财政职能作用,着力支持中国河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中国郑州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一是着力支持河南自贸区和跨境电商综试区载体建设。首次设立省级专项资金支持两区公共服务平台及相关建设,出台各类管理办法。采取以奖代补、贷款贴息方式支持自贸区平台建设。吸引企业集聚发展,自贸试验区虹吸效应逐步显现。二是不断推进“空中丝绸之路”建设。支持“郑州-卢森堡空中丝绸之路”国家战略实施,加紧出台相关政策措施,安排省级补助资金,支持各类口岸建设,促进郑州航空港实验区加大基础设施建设。三是大力支持外向型经济发展,统筹资金采取补助和贴息方式支持企业创新外贸发展模式。发挥财政资金引导作用,发挥政策性出口信用保险市场的风险保障服务功能,支持企业开展对外投资和经济合作,鼓励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全力支持河南省建设内陆开放高地,打造现代化经济建设强大引擎。 

  五、财政时论 

  1、周强武:全球经济值得关注的几个风险点 

  近日,财政部国际财经中心主任周强武发表讲话称,尽管2017年全球经济各主要指标均表现较为出色,整体宏观形势向好,但潜在风险问题不可忽视。 

  第一,全球主要经济体宏观经济政策,特别是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选择和平衡问题。财政政策方面,2017年全球主要经济体整体采取偏积极或偏扩张型政策,或易引发相关风险。一是财政可持续问题。尽管主要国家财政情况有所改善,但未来可操作空间较小。二是财政刺激恐催生经济过热,特别是以美国为代表的主要经济体。三是存在全球层面出现竞争性减税可能性,其引发的相关后果尚需持续观察。 

  货币政策方面,主要经济体除日本外先后开启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与之相关的潜在风险:一是货币政策分化带来的影响,全球流动性目前仍偏宽松,金融风险显然存在。二是全球流动性拐点何时出现。长期QEQQE给市场注入巨额流动性,推高全球资产价格,需考虑后续影响及流动性拐点出现时会否刺破资产价格泡沫,打击消费投资信心,拖累全球经济增长。三是发达经济体收紧货币政策,将增强避险需求,引发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资本外流,对高杠杆和资产负债表错配的经济体或产生冲击。 

  第二,全球范围内结构性改革问题。中长期看,全球劳动生产率和潜在产出或存风险。尽管目前全球经济形势向好,但必须高度关注处于低位或者较低位全球劳动生产率增速及潜在产出水平。推动全球经济可持续增长,结构性改革无可避免,但改革进程过于缓慢,应引起高度关注。当前仍是推进结构性改革窗口期。危机后各国推出数额巨大的财政刺激和不同形式的量化宽松,以至目前政策空间非常有限,通过实施结构性改革增强经济内生动力、提高资源配置效率、释放经济增长潜力,方可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 

  第三,逆全球化和保护主义问题。其一,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先后采取包括提高关税、数量限制、增加清关手续等多形式贸易限制措施,贸易限制措施存量值得关注。其二,以美国为代表的部分经济体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立场发生重大变化,“美国优先”实际上是重商主义和逆全球化立场。国际治理方面,美国对多边机制和多边机构支持力度明显下降。其三,民粹主义抬头。英国公投一定程度上是民粹主义的集体爆发;新型民粹主义势力相继出现,给世界经济增加新不确定性。 

  第四,警惕中美可能出现局部甚至较大规模贸易摩擦问题。中美关系是当今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一年来,尽管存在波动与反复,但两国关系整体保持较为平稳态势。基于两国经济高度依赖与互补的现实,双方可通过加强对话交流促进双边关系发展,特别是中美经济关系。但不可忽视,2018年中美之间贸易摩擦有加剧之势。总而言之,中美经济总量、贸易总量及两国经济高度互补性不允许中美之间爆发贸易战,即使局部贸易战争,也将对全球经济造成损害。 

  六、国外视角 

  1、《金融时报》:厘清中西方“一带一路”建设的国际规则之争 

  近日,《金融时报》发文称,“一带一路”建设需要西方发达国家参与,而西方国家加入的同时希望参与制定规则,从内部影响“一带一路”相关规则制定、适用标准选择,因而在重大项目决策方面或与中国产生矛盾摩擦,竞争博弈难以避免。故厘清中西方“一带一路”建设国际规则之争很有必要。 

  第一,“一带一路”建设强调企业为主体、政府服务、市场原则、国际标准和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中国不会也无需另起炉灶,推翻西方规则。西方质疑“一带一路”,本质是不习惯、不甘心中国领导世界,将“一带一路”看作是中国试图改变现有地区和国际秩序、获得地区和全球主导权的国家战略。中国崛起及“一带一路”高歌猛进,让西方民粹主义找到转移视线、转嫁矛盾的“靶子”。实际上,“一带一路”本质是互利共赢,中方从来没有、也不会寻求建立一国主导的规则。“一带一路”倡议不针对任何国家,而是推动全球化朝开放、包容、均衡、普惠、可持续方向发展。“一带一路”着眼于欧亚地区互联互通,着眼于陆海联通,是对传统新自由主义主导的全球化的扬弃。“一带一路”倡议是民众版本的全球化,是“南方国家”的全球化,与跨国公司或少数利益集团把世界变成投资场所的全球化有本质不同。 

  第二,“一带一路”国际规则中西之争,反映宗教文明与世俗文明分歧。宗教文明强调教义,规则不可轻易改动;世俗文明强调实事求是,规则需与时俱进。中西方围绕“一带一路”的规则之争,超越利益范畴,反映为两种全球化之争,核心是发展模式较量。中国模式是问题导向与目标导向的结合,核心是“有为政府+有效市场”,既发挥好“看不见的手”,又发挥好“看得见的手”的作用,创造和培育市场,最终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给市场经济未充分发展的国家走工业化道路,提供全新选择,解决市场失灵、市场失位、市场失真等西方自由市场经济解决不了的难题。 

  第三,“一带一路”建设中存在的现实困境是规则选择的有效依据。沿线国家经济状况差异较大,存在多个不发达经济体,不适于“一刀切”实行欧洲倡导的高标准市场原则。“一带一路”成功在于实事求是。“一带一路”倡议最初源于开发性金融实践,弥补市场经济发育不良与基础设施短板的双重困境,通过推广金融服务帮助欠发达国家进行制度建设。同时,推进基础设施先行的工业化。中国改革所探索出的政府—市场双轮驱动经济发展模式帮助沿线国家补齐发展短板,带来基础设施建设第一桶金,同时培育新市场,得到沿线国家及其他发展中国家肯定。 

  第四,为规避“一带一路”国际规则中西方之争,争取更多西方发达国家共商、共建、共享一带一路,应发挥好香港纽带作用,推动中西智库、信用评级机构、风险评估机构建设,推动法律争端解决机制合作,共同发布“一带一路”建设风险预测、绩效评估报告;推动私企、中小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形成早期收获,打造示范项目;推动成立全球基础设施联盟,引入数字基础设施、绿色基础设施、可持续基础设施理念,纳入联合国框架,制订21世纪基础设施标准;加强中国在国际基建、软设施人才队伍方面建设,建设新型南南合作学院,培训发展中国家人才。 

 

 

附件下载:

 

  】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3号 国际财经中心
Mailing Address:No.3 Nansanxiang Sanlihe,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100820, China
联系电话:86-10-68141100
 
Contact:86-10-68141100